關於遙遠光年外的佩脫拉星

在名古屋的時候,去了一趟科學館(Nagoya City Science Museum),這裡有名的是在巨大球體中,世界最大的天文館(Brother Earth)。我對天文不那麼有興趣,只逛了一般的展覽室。我這種人自然是不會將重點放在科學館寓教於樂的成列,即便親眼看到一堆demonstration那種真的看到知識的感覺令人有些感動,不過在怎麼樣都比不上那天七樓的天文望遠鏡。

 先說我走到七樓前根本不知道那裡有台望遠鏡,也不知道會剛好趕上關閉前的那一刻,當然也不知道會遇到仍讓我們參觀的好心的館員。從望眼鏡中看去是館員口中的佩脫拉星,說實在,看起來跟對不到焦的顯微鏡上的莫名光點相去不遠,不過它是有名字的佩脫拉星。

於是關於遙遠光年外的佩脫拉星,距離單位是光走一年的距離,是我無法想像,也到達不了的地方,若換算成公尺的是年份,那該有9.46 × 10的15次方的單位。我無法想像那之後的世界,宇宙卻能保證它一定會到來,或許我那時還會是這天地間的一粒塵,或許歷經過無數次的滄海桑田,又或是幾次的大滅絕。

我還能保有我的浪漫與愛情嗎?在嚐盡人間天地無常滋味後。
我還會在你身旁嗎?在你我存在都近乎或已被抹去之後。
石碑上的字已成傳說,金銀都成灰燼的9.46 × 10的15次方年後的那天,當記得我們的和我們所記得的都已逝去,也許和天地已毫無分別的我們才終於相聚。

但在那之前,在那之前,請讓我再看你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