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山這回事

旅行這麼些年,不知不覺也爬了不少山,奇怪了,到底是要去旅行還是去爬山?

 

我並非有意為之,說實話我並不喜歡爬山,山上很冷、爬山很累,海拔太高還會頭痛高山症。但我依然是每次,總在搜尋目的國家的山區、在旅行中加入爬山行程。在山的日子我大多獨自走著,沒有冒險的興奮,或對前方美景的期待,每一次進山,我都沒有非到不可的理由。而在山上,我只做兩件事,行走和寫日記(當然如果不小心遇到心儀的對象一起爬山,也會說說情話,並兼差擋酒、背夫什麼的,當然這種情況另當別論)。

行走時我專注在當下,寫日記時我的思維是跨越時空的,我的身心都隔絕在我熟悉的事物之外,不受打擾的情境冷卻平日的躁動,而在山裡由孤獨所淬煉的穩定性格,與大山的風與河流,巨木與泥土,神秘的交織著。我說不清楚走進山或走進荒野對我的意義,但基本上是一種回應需求的過程,我在感到需要時走進山裡,尋找、等待,行走或止步。整個過程像種儀式般自然開展,最後也重要的一步卻是回歸。離開山裡,回歸到我熟悉或不再熟悉的世界,繼續我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