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達拿

4月,我從Gokyo下山還未滿一周之時,就去了兩次博達(Boudha)。
事實上在尼泊爾的日子,若我不在山上,通常就在加德滿都,若我不在住宿點附近,通常就在博達。

我習慣叫它博達,但其實作為景點,它應喚作博達拿(Boudhanath)。博達拿是位在博達地區的巨型佛塔,位於加德滿都市區東北,是古代西藏與尼泊爾貿易路線上的據點。近代自西藏流亡的難民抵達尼泊爾後大多定居在博達佛塔周圍。由於和尼泊爾山區雪巴族的熟悉,我知道,不只是藏人,雪巴人到加德滿都念書、工作時,也大多選擇居住在這附近。

 

我喜歡佛塔上那雙眼睛,比起 東邊猴廟上的另一座塔,我更喜歡博達佛塔上這雙,只是看著,似乎就能感受到沉靜的智慧,像一股不帶煙塵的香,壟罩每一個凝視的人,卻不令人感到壓迫。我也喜歡眼睛上的布幔隨風飄揚,純白到刺眼的圓形塔身,和塔後因沒有高建築物擋住而能輕鬆見到的淡藍天空(在加德滿都這樣空氣汙染嚴重的地方,淡藍的天很難得欸)。

我總是先繞著博達佛塔順時針走三圈,這是藏傳佛教的禮俗,我就是得順時針轉,還要是單數圈。曾有人問我,既然不信神佛為何又堅持走這三圈。我答:「我答應了別人吶。」

 

我答應誰?又是在何時答應了?是那個藏族女子,還是那個雪巴女孩。我是在這一世的雨崩山裡,或往Kubra的路上,還是在上一世的佛塔旁,雪山中呢? 

我是不信,但若真有福報,便都到她那兒吧。

我喜歡坐在博達的外圍,一樓商街的階梯上,避開陽光的地方,看著藏族婆婆們轉圈圈。雪白的頭髮,樸實的面龐,身著的傳統藏服,手裡不停轉的經筒,我時常移不開目光。我喜歡看他們甚麼也不想,一心轉著佛塔。

我也疑惑自己與藏地的溯源究竟為何,讓我對來自那裡的人們生有親近之感,讓我能靜靜感受他們專注的虔誠,讓我也想像那雪谷中的一季花開,讓我愛上生長於斯的女子。無論如何,若有上一世,我肯定不是藏人吧。若有人一世生為藏族,想他必定生生世世為藏族。

 

他們怎麼捨得離開他們的佛,他們的雪山、牧場、綠野和氂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