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華貨車小小小包廂 Alternative way to Osh

吉爾吉斯沒有大型巴士,不論長途交通或市區交通都要靠一種叫做Marshrutkas的迷你巴士。短程邊停邊載,長途都是等客滿才走人,跟印度尼泊爾的交通很像。

不過Bishkek往Osh的路沒有Marshrutkas營運,一般只能選擇共乘計程車,但要價1000-1200 som( 約500-600 台幣)對我來說太貴。好在查到一個Cargo Minivan,照字面應是運送貨物又有間載客的貨車,僅計程車半價。

出發前旅館的員工問我打算怎麼去Osh,我說我要去找Cargo minivan,他一臉惋惜說我看不到Bishkek跟Osh沿途的風景,因為車子下午4.5點出發,要開至少12小時才到。我曾聽聞這段路風景極美,但若要賞景,我會邊走邊搭便車,根本也不會花錢坐班車。不過重點現在是冬天阿,這天Bishkek還下了雪。

另一個原因是,我有打算再來的。吉爾吉斯很美,特別是自然環境,吉爾吉斯人曾說他們甚麼都沒有,要礦產沒礦產,要石油沒石油,只有自然。不過不巧現在冬季,不適合也很難拜訪高山與湖泊,我也感覺沒有好好走過這個國家。所以大概會有下次吧,下一次,必定是選當地人最推薦的春秋季節到訪。

搭Cargo minivan的問題是,詳細資訊不明,當地人也不清楚,只知道車從Bishkek市郊Dordoi Bazaar出發,不過 Dordoi Bazaar是中亞最大市集啊!貨車停放的地方有那麼好找?

巨大的Dordoi Bazaar遙遠一隅 far away corner of giant Dordoi Bazaar

總之為了省錢我還是出發了,在大型貨櫃市集中兜兜轉轉終於到了遙遠另一端的貨車停車場,位置在這裡→42.940954, 74.615649! 不用謝

一到入口,就有幾個司機問我是不是去Osh,我朝一位司機點頭後他馬上抓著我的手臂往停車棚裡走,其他司機拉起我另一隻手臂上演拉鋸大戰……場面貌似有點凶狠。我想起在Karakol遇見的美國人說,他在Karakol一下車計程車就跟他喊價250,他知道一般行情是70,因此不肯。來了個年輕司機說100,他才要跟著走,那年輕司機居然被其他司機圍毆= =

載客小貨車停車場cargo minivan parking place

好在我這裡貌似和平一點,感覺司機彼此認識,在玩著而已(應該吧)。總之一番講價後600成交,不過我被交給了司機的另個朋友,換了另一輛已有其他乘客的黃色貨車

早先就聽聞Cargo minivan 的座位可以躺下,但我沒想到是這樣啊!

小貨車的床也太高級 Super luxury bed in cargo minivan

可以直接躺平睡啊我的天也太奢華了!

就差一個充電座了XD

 

車門一關上,一切就靜謐了下來,出發時已下午4點,只不久天色漸暗,車門一關上,一切就靜謐了下來。黑暗中我隨著車子行駛搖擺,車廂的空間彷彿將我隔離在現實世界之外,我想起了一種遙遠孤獨的感覺。或許是因為從找車到上車這段雜亂、無組織、難以預料感的相似,我逐漸回想起去年一整年,特別是上半年在印度的時光。

我想起很多我一路遇見的人,想起去年在印度過藏曆新年,旅居達蘭薩拉,還有喜媽拉雅山腳的基諾爾族阿媽與摸摸啦。我走過如此多的地方,連結那那樣多的人,卻不甘只有一面之緣,總想著何時再能去一趟故居舊地,見一面熟悉的眉眼。我這輩子要認識多少人,又有多長的時間繼續旅行,與他們再見呢?

每當疑生,我不曾試著解答,因僅僅只是回憶便能帶我觸及內心沉靜的光。於是尼泊爾地震後、難民空地裡,那株雜亂不起眼,卻在我內心開放的花再次被找到,一股安靜喜悅感油然而生。不知前路在何方,我用藏語唱起歌,那是一首歌頌山與湖的美麗的歌。

 


行車中途會停下用晚餐,我本來自備麵包的,不過司機一直邀我進去吃飯,我以為吉爾吉斯應該也不會貴到哪去,沒想到道上的餐廳超級貴,我看不懂俄文菜單點了最便宜的餐點要價100 som,結果來了3顆煎蛋…同桌司機點的都是要價250 som的一小盤牛肉,最後還賞了我兩塊牛肉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