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不聚焦:文化差異的二三事

在苯教寺院,關於文化差異的二三事

(第一篇)你怎麼忍心拒絕我 Q_Q

希望能研究苯教音樂的德國人Christiane向苯教寺院的僧侶提問一些比如幾個音節這樣的簡單問題,結果被直接拒以「不」。

此時Christiane腦海中冒出許多可能性。

1. 是真的「不」呢,還是假的「不」呢,還是半真半假的「不」?!

我們德國人有很明確的對錯二分傾向,連跟整個歐洲比都這樣。你說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德國人問了一遍就不會再問你第二遍,因為尊重個人的選擇。好幾個認識的俄國女孩被這個文化差異害慘。

曾經一個德文很溜的俄國朋友到寄宿家庭,那家人告訴她:「剛下飛機肯定累,休息一會,起來餓了自己翻冰箱喔,甚麼都可以吃。」以德國文化來說這是很禮貌的做法,尊重私人空間,給予自主權。

結果我朋友打電話找我求救,說她真的好餓,可是真的做不到去翻人家冰箱。我告訴她:「去就對了!打開冰箱拿些東西吃!」她掙扎一下,真的餓到受不了去了廚房,寄宿家庭的爸爸便接著出現坐下一起吃喝聊天XDD

也曾經在韓國,發現他們是一個不能說「不」的文化阿!這文化間差異很大啊,這些西藏僧侶到底是甚麼意思?

2. 是問的方式錯了,問的方式錯了,還是問的方式錯了?

我詢問的本意是希望能為西藏文化的保存盡一份心力,說真的,流亡不過3代,外西藏(指流亡藏人)文化消失極快。藏人們自己也有這樣的危機感,鼓勵全世界的學者研究西藏文化,以助保存。可是為什麼會拒絕我呢?我問的也應該沒有涉及到甚麼宗教奧秘阿,不就是幾個音節?

是我問的方式錯了?彼此對文化保存的解讀不同?還是幾個音節真的關係很大?

之前也問過其他西藏僧侶這些問題的合適性,他們都說很好啊,去問去問~怎麼就被拒絕了呢?艸。難道是因為在歐洲認識的僧侶即便沒有理解歐洲思維,也至少是對歐洲文化有興趣的,跟留在寺院的本土派有差異?

編答:我覺得你需要一個藏族的科學家當橋。

(第二篇)你到底要不要走ノಠ_ಠノ

西藏朋友明玉特別為我安排跟寺院仁波切見面,針對我好奇的藏曆新年習俗上通識。與會者有仁波切、明玉、德國人Christiane、我,附加一個明玉的女兒在旁邊自己玩。會談一個小時後,透過明玉翻譯,仁波切說:「今天應該這樣夠了吧,也差不多中午飯時間了。」

我一看手錶11:15,說:「哦,現在11點多。」
明玉:「喔,那還沒中午。」

一陣靜默。

(OS:我還沒有收到進一步暗示阿,快暗示我起身離開!)

結果仁波切又提起了新話題,我們便接著聊了十五分鐘。
明玉女兒都玩累了在明玉身上不安分地扭動。

(OS:拜託快點誰站起來表示一下好嗎。)

終於再次透過明玉,仁波切說:「今天就這樣吧,還有什麼問題嗎?」
由於聊到苯教與佛教的經典來源,我提問了一個問題,本以為只是個是或否的問題,沒想到進入大哉問模式。仁波切覺得問題非常好,回答了一輪,15分鐘過去。

(OS:拜託誰快說聲我們走吧!)

於是仁波切又引其他事例更深的解釋了一輪,講到有趣的地方還自己笑得很開心。

(OS:到底誰要先表示結束?難道是我要說嗎?仁波切笑得很開心啊好像話題很有趣怎麼辦?結束點到底在哪?)

沒有人表示要走,結果進入有一句沒一句補充模式。

(OS:……)

一個小時後,12:15左右,我們終於離開。

中午吃飯,Christiane說:「我真的很訝異我們整整多待了一個小時。仁波切第一次說差不多了時候我以為意思很明確了,但是我看你談笑風生,就想一定是因為文化差異!因為我有德國人的腦筋啊!」

我:Q_Q 怎麼辦會不會被仁波切討厭

(第三篇)是要問呢還是不要問呢?

Christiane:在德國有問問題的文化,我們平常講話都會玩這種遊戲,比如一個人說:「我覺得這個杯子很好。」另一個人就要接著說:「很好,不過(But)…」第一個人再回:「是這樣,不過…」這個「不過」一則代表你有個人看法,二則是有認真聽的表示。所以在德國,在課堂上提問非常重要,是一種禮貌。不過在東亞好像不太一樣,之前有些東亞的學生有學習困難,找我問。他們都是很認真的學生,但真的是文化差異,我就教他們練習這個「不過…」,果然就好多了。「發問」在有些文化似乎不太好。

我:在東亞確實不怎麼鼓勵發問,我們很擅長模仿,不鼓勵創新,發問有「對抗」的意義。另外還有「社群壓力」,因為我們不鼓勵特立獨行或太突出,還可能問了別人沒問題的問題拖時間,總之問太多有被討厭的風險哈哈哈。

Christiane:就不知道西藏文化是怎麼樣。有件事超好笑,之前有個常駐歐洲的喇嘛(Lama)授課,他大概是對歐洲文化有些了解,講完一段後就停下讓大家提問。大家刷刷刷的舉手一個個問完後,他小心翼翼地問:「還有人有話還沒說出口不舒坦嗎?」確定沒有後,他才進入下一段。 XDDD

像上次我問音樂的問題被直接拒答,到底是不是有甚麼「提問」的眉眉角角?我是不是應該多問幾次???

(數天後)
Christiane在跳神活動上遇見在曼日寺出家多年的法國僧侶,終於一解心中疑惑。

Christiane:你知道嗎,他真的有拿到溝通的「鑰匙」欸。他跟我說在西藏的文化就是,你要問很多遍!他們會一次次拒絕你來看你是不是真的有興趣!我終於知道問題在哪了哈哈哈。

還有他(法國僧侶)說在這裡做事的方式是:直接找層級高的。在德國,我們傾向從低階著手,希望事情在這裡解決就好,不希望打擾高階身負重任的人。但他說在這裡,大小瑣事直接找仁波切就對了,他首肯後,自然會吩咐適合的人幫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