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 the mountaineering course in Nehru Institute

綿延尼泊爾北境的喜馬拉雅,8做超過八千公尺的山峰,和世界最高的喜馬拉雅山讓尼泊爾成為登山界的朝聖之地。卻少有人注意到,綿延2400公里的喜馬拉雅山脈,其實有大半在印度,在東有錫金大吉嶺,在西有喜馬拉雅邦和拉達克等,山脈沿線不乏壯麗高聳的雪山,和居住在喜馬拉雅的獨特民族,比如之前介紹過的Kinnaur就是其中之一。

在這樣的自然條件下,印度政府在喜馬拉雅山麓設有數個攀登訓練機構,提供滑雪、攀登、搜救等訓練課程,其中最有名,我最想去的是位在大吉嶺的訓練機構─Himalayan Mountaineering Institute.

不過可惜是,我想報名的時候居然已經排到明年3月,去信另外幾間,最後位在Uttarakhand的Nehru Institute of Mountaineering尼赫魯登山機構回了我信,說會保留位置給我!不可思議的在2月搶到了3月20號開課的位子!

但實際參與課程之前的準備繁雜,一點都不簡單,過程彷彿蒐集任務道具,一次次挑戰我的緣分跟(一點都沒有的)決心。

任務道具1:A/B 兩張申請表,有時還要簽證

最初的任務道具總是最簡單的,A表是基本資料的表格,Nehru這間填完email回傳就好,並且要填上印度簽證的資料。有些訓練機構如大吉嶺那間,要求不能只是旅遊簽證,這便比較複雜要事先確認。

B表則是體健單,保留位置時還不用繳交。我就一直擱著,沒想到後來成我的心腹大患。

任務道具2:完成B健檢表

想說台灣體檢比較貴,我盤算著到印度再做。本想著提早5天到最近機構的城鎮Rishkesh找醫院體檢,結果發現三月因為瑜珈節,Rishkesh住宿爆滿,根本訂不到便宜的住宿。認真看了下體檢單才發現內容比我想的要複雜,有病史、腹部超音波、泌尿系統、是聽力、牙齒、血液檢驗……尤其是血液檢驗,讓我有點焦慮,因完全不知道印度的辦事效率要等幾天才能有結果,會不會因此錯過課程?那麼多項檢查,會不會很貴?我開始想著要怎麼捏造數據,畢竟我相信他們並不是真的認真檢查這項。

終於下定決心去體檢時已14號,我在Solan鎮找了間寫有血液檢驗跟X光的診所,醫生看了看便寫了張血液檢驗項目的紙條,讓我到隔壁診間抽血,還說半小時結果就出來了。我鬆一口氣,又問:「那其他項目呢?」心理忐忑全部檢查不知道要多少錢,能少做就少做,急切的加了一句:「這裡不能做的話,我知道的可以自己填。」沒想到話還沒說完,醫生淡定的回答:「一切都正常嗎?那我可以幫你填。」

根本不用擔心阿,看來這種體檢真的只是形式,不用暗示都知道怎麼做啊!

但看著血液檢驗單上列了5個項目總共350元,心想,醫生你怎麼就不能送佛送到西,直接幫我填好哩?!

事實證明,要完成B體檢單還是需要一點代價的,比如,在兩尺見方的抽血間給剛收完我鈔票沒清潔手的助理抽血,將自己手臂懸空舉起,抽血前也沒有消毒…我想我應該慶幸給我抽血用的針頭是全新的吧。

最後的結果呢? 5個Normal啊!她真的有驗嗎?我為什麼不乾脆自己填呢?

任務道具3:有力人物的去電

出國前回傳A表後,該機構從此不給我任何回覆,我也不確定他是否真的給我保留了位置。一周前再次寫信,仍舊沒回。幸好,因緣際會,我居然在曼日寺遇見了軍人出身,攀登過聖母峰2次,號稱印度最有名的登山家之一的Prem!我們相遇的時候,他得知我要到Nehru訓練,說,他認識機構的頭子,如果有任何需要幫忙打給他就好。

於是我請Prem幫我去電,然後隔天我就收到回信了。噯呀,果然人微言輕。

任務道具4:遺失的太陽眼鏡

Nehru附了一張必帶裝備清單,其中有一樣是太陽眼鏡。因為近視,我的太陽眼鏡是一副稍大,能夠套掛在近視眼鏡外的太陽眼鏡,方便又好用,但我在曼日看跳神那天弄丟…曾在大街小巷搜尋,但都沒有近視能用的,最後在Haridwar買了一副一般的太陽眼鏡,帶著那個當然是看不清楚。但不想因為這個不能參加訓練,便先湊合著,若有機會找到滑雪的雪鏡再說吧。

任務道具5:800美金

起先要下定決心花800美金上這個課程就夠心疼了。中間好幾次猶豫也因為這龐大支出。但整整一個月的課程,能學到攀岩冰攀雪攀,包吃包住,全世界大概在沒有哪個地方找的到這個價錢了。

但我在Haridwar時,找不到能兌換盧比的兌換行之外,匯率居然大跌。Nehru說要交等同800美金的53000印度盧比,匯率大約是66.25,但現在我只能跟隱藏小超商或飯店換到63左右!大哭!

課程開始日期是4月20號,規定19號晚上一定要到機構報到,我輾轉到Haridwar時已經晚上9點,換不到錢,隔天去Rishkesh一樣沒有看到兌換行,最後忍痛從提款機提領了4次…在印度提款不不簡單,常常是到了ATM發現ATM根本沒錢。且大部分限制提領額10000盧比,我需要五萬,便要提領五次,每次扣的匯差跟手續費就不知道多少了,在Haridwar時幸運找到一台上限兩萬的ATM,提了一次ATM就當機了…

任務道具6:作一次少爺

Haridwar消費高,騙子也多,剛到時一時不察被騙了點錢,不只如此,還騙我隔天從Haridwar往Uttarkashi(機構所在處)的巴士到早上10點都有。隔天等到我打包好去車站,站務員才說一天只有一班車:早上5點半!

唯一的機會是到Rishkesh看看還有沒有公車,待我在風沙中抵達Rishkesh時已經中午12點,車都走光了。因為到Uttarkashi大概要6,7小時,一般過中午就沒車了。

我扛著大包走了幾公里到網Uttarkashi的分岔道,打算試試搭便車,一台車停下,是往Dehradun的印度女孩,我才知道自己站在很不佳的位置,因往Dehradun車有時也會取道這裡,且中間有許多村鎮,最常經過的吉普車也都滿載不停。

我幾乎已經放棄,想說不然去公車站看看,搞不好會有傳說中的shared taxi,或是問問明天的公車時刻。最後在公車站,一嘟嘟車司機跟我說,現在shared taxi已經都離開,我只能自己顧一輛車,要價4000盧比……這絕對是足夠我放棄的理由。

但是為什麼呢?我最後選擇付了4000盧比,人生第一次當少爺,包下整台吉普車。想起德國人A說,每次在印度發現自己被漫天要價都不覺得怎樣,一來跟在德國比實在便宜太多(坐一站捷運都可能要3歐,200盧比),二來覺得自己西方人曾經剝削這個國家的人,覺得就算是還債吧合情合理。

我倒是確定這價錢比台灣便宜,但旅行多年,總是節儉自持,能走路決不坐車,連在印度都如此。在車上的4小時自己也疑問怎麼就狠心花下了這筆錢,在我完全不知道在機構等著我的是什麼的時候。

這幾周來要參加的決心一點都沒有,起起伏伏,有時不想去,有時覺得機會難得,一部分大約是有點排斥強度太高的訓練,聽聞這幾間訓練機構也是訓練軍人的中心,每梯次的登山訓練都有現役軍人加入,強度可想而知。另外我也不喜歡集體的紀律生活,也覺得自己作為參加者最近的準備不充足,在曼日寺吃好喝好睡好心情好了好長一段時間,需要重建對登山的信心吧。

在曼日寺附近的水源地旁,住著一位已經從西藏過來45年的老奶奶。現在想到她,就覺得又可以些一篇故事。不過現在很想睡,長話短說。她獨居在自已蓋的房子裡,每天都精神奕奕,討厭固定行程,喜歡臨時起意,沒是種種花草,製作風馬旗。那天我跟她說我其實有點擔心上這個課程,她說,她做事從來都是要做就做,毫無顧慮。她說,要是有人叫你從這裡爬上去,你就爬,不要回頭往下看,往後看的人才會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