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Trip To Himalaya 1 (2019)

一陣衝刺後,離開跑道,飛機爬升,我們在飛往列城的路上了!

 

難以置信不到一個月前我與摯友還相隔萬里,一個在歐亞之腹,一個在大洋之陸。他本在旅行的路上,不料計畫被詭譎的簽證中斷,突然多了兩周真空,我見縫插針,把他誘拐到我摯愛的喜馬拉雅。數著日子,日日好日,從下個月到下周,然後前天我飛抵新德里,今晨在機場和多年不見的摯友機場會合。

 

飛離新德里空汙區後,天氣逐漸轉好,一路往北,離喜瑪拉雅越來越近,我等不及看看身旁摯友的神情,綿延不盡的雪峰,遺世的大山,山巒間偶爾出現的鏡湖,他會喜歡吧?

 

其時已過了拉達克的旺季,天氣開始轉冷,雲霧增多,再過不久許多啞口怕都要因雪封閉,但當摯友有意涉足印度,第一個在我心裡浮現就是此地。去年獨自一遊,雖未在此生根,但如夢中西藏高原的懾人風景、藏傳佛國的純樸人情和物產豐富的鄉間景致早深印我心。

 

其實不只拉達克,達蘭薩拉、Kinnaur、Spiti、Tso Pema、加德滿都與尼泊爾的山,每一個留下深刻記憶的地方我都想與摯友共遊(我的地盤)。不過他只有兩周,我只好這裡挑些,那裡割捨些,好在他高度配合且極具機動性,我們計畫在2周內,從喜馬拉雅北的拉達克,到喜馬拉雅南的達蘭薩拉,再到那喜馬拉雅山最大的城市加德滿都,沒有妥協、沒有遺憾,每一個都是我心之所繫。

 

飛越了喜馬拉雅,我們在乾燥大地上盤旋,最終降落在拉達克的首府—列城。天空湛藍,陽光刺眼,一下飛機冷冽稀薄的空氣迎面而來,一如預期般醒腦,一時心曠神怡。我們直接叫了計程車直達預定的旅館Adu’s Eternal Comfort。一般自己旅行都住青旅多人間,這次托摯友的福,請以前登山學校的印度同學幫我訂了間不錯的旅館,據說也是好不容易才訂到,因為已在季節之末,許多旅館早已歇業。

 

本沒有過高期待,沒想到Adu’s Eternal Comfort 簡直花園洋房,大屋子外偌大庭園種了些蔬果,蘋果掛在樹上,園子裡多有萵苣與蘿蔔,我們的房間有兩面窗,附贈小陽台、地毯、大又柔軟的床,簡單大方的裝潢搭上窗外不是雪山就是藍天的景色,我們真的在海拔3500公尺高的寒苦古城?至少上次住在青旅的我還是寒苦非常阿XD

 

旅館老闆Adu建議我們今天在旅館休息就好,不過我們倆昨天就開始服用丹木斯,體力也不錯,休整一會,便開始今天的高度適應計畫。先是從小路西北,接上一條石階小波,一小段陡上後便抵達Shanti Stupa佛塔。這佛塔又稱World peace pagoda,是日本和尚發起在世界各地建造的,之前我有造訪過另外兩座在尼泊爾的,一個在波卡拉湖邊,一個在佛陀的出生地倫比尼,印象中造型大同小異(畢竟都是佛塔!),但論景色,拉達克肯定是最值得拜訪的!

 

往Shanti Stupa的乾燥石頭山
從Shanti stupa,可以遠眺印度河(Indus river)。西藏發源,終於巴基斯坦的阿拉伯海,印度河滋養著沿途文明的興衰,在拉達克的許多地區,生活都和此河息息相關,但聽聞近年在拉達克段水量減少、也不再清澈如昔,不知未來對生態脆弱的高原王國又會有何影響? 而向南邊看,不用特別尋找,最高那座就是著名的健行雪山Stok Kangri(6153m),我們此行確有考慮攻頂,正好在拉達克的印度同學也抱持同樣想法,但具體要不要去,取決於高度適應的狀況,以及我在拉達克的另一位朋友Aska。

 

去年的拉達克行,我在小茶店喝茶時遇見了列城人Aska,兩人極為投緣,日前和他約好,要同遊他位在拉達克西邊的家鄉,但不知為何大約一周前開始,Aska就沒有再回我訊息,我們打算下山就往列城城中,直接去他的店裡問看看狀況。

 

藏式湯麵

 

在意外發現的料好大碗的Tenzin Dickey Tibetan restaurant西藏餐廳解決午餐後,便前往列城中心大街。嚴格來說這裡並不算列城地理上的中心,卻是經貿中心,主要由兩條行人徒步大街交叉而成,街道兩旁開了旅行社、紀念品店、戶外用品、和咖啡館與餐廳,各大銀行和郵局也在這裡。兩條大街之中隱藏的小巷弄則通往在地人的生活圈,各種平價餐飲和日用品不一而足。即便這條街充滿觀光客,仍是我最喜歡的街之一,全因街上擺攤的拉達克(或西藏)老奶奶們。從一大早開始,老奶奶們沿著大街席地而坐,擺出各種蔬果產品,牛奶或奶油等乳製品。她們穿著款式不一的傳統服飾,說著藏語般令人熟悉的語言,喝茶閒聊顧攤,無疑是列城最美的風景之一。

 

穿過了大街,我們前往我與Aska相識的小巷子,一整排裝潢類似的小茶店賣著爐烤囊餅,煎蛋,和迎合不同族群口味的茶,我已經不記得是在哪一間店遇見Aska,卻記得熱茶燒開的場景,寒冷清晨的第一口奶茶,和剛出爐的囊餅香…也記得他工作的藥局。藥局裡卻不見Aska,員工說他最近帶朝聖團去伊朗朝聖了。我很意外,我並沒有說錯日期,他也說他會在這…不論弄錯了甚麼,千里迢迢,未能與朋友相見實在太可惜了!

 

往市集旁山坡上的王宮遺跡路上,我們討論著下一步去哪?詳細看了Stok Kangri的計畫後,兩人深覺時間太短,風險稍大,去了也沒時間再去拉達克其他地方啦。我們決定下山去旅行社問看看再作計較。

 

王宮遺跡很雄偉,灰黃的色調令人想起藏西荒廢的古格王朝遺跡,雖然還沒親身去過,但想像中大概就是這樣吧?不過列城王宮之下就是熱鬧市集,並不孤寂,大概也沒有淒美的傳說或悲劇的王室結局,據說最後的王族還活著呢,就住在Stok Kangri山下的村子Stok。

 

王宮再往上,是在山頂的古寺Namgyal Tsemo Monastery,最頂有個空中迴廊,從那可俯瞰列城,遠眺南方群峰,記得去年也在這錄了段影片留念。可惜我們到時,通往寺頂的大門沒開,我們乾脆坐在階梯上閒聊,尋找明日旅程的靈感。

 

從Namgyal Tsemo Monastery遠眺

 

 我們想騎機車往西,拜訪去年在地朋友口中,各有精彩歷史、非凡壁畫或雕像的沿途寺廟,也許去個1-3天,或是和人併團去班公措(沒錯就是最近中印邊境衝突的地點),但取決於找不找的到一起併團的人。我們拜訪去年我委託辦理許可證的Ancient Tracks旅行社,印象中豪爽的藏族大姊一點不拖泥帶水也不強人所難。風範如舊,他建議我們兩天行程,一天Nubra Valley,一天班公措,他現在開始找人,如果找到人一起我們甚至可以明天就出發。難得的是,價格超級公道,我們甚至覺得就算只有兩個人也可以出發。

 

我們考慮再三,決定後天出發,傍晚租車還是大姊幫忙推薦隔壁車店,價格很實惠,似乎是600還是800盧比一日,且前一晚就讓我們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