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Trip To Himalaya 2 (2019)

對於印度國內的旅客而言,拉達克最流行的旅行方式,除了包車外,大概就是摩托車旅行,而且一定要是又大又帥的重機,從列城,騎上五千米的啞口Khardung La,穿過Nubra Valley,再往東南騎去班公措,繞一圈回列城,才算是到此一遊。多年前聽聞朋友組織從馬拉里到列城的摩托車隊時就對高原摩托車旅行心生嚮往,但是數年後,我還是不太會騎擋車…去年在Khardung La遇到大雪,共乘吉普車一路打滑,還有十數台摩托車被棄置路邊,騎士不得不下車找拖吊的記憶猶新,讓我更不想在這個即將入冬的時節挑戰檔車和五千米啞口的組合。

 

我們租的是台灣常見的摩托車,選擇的路線相對平易近人,一路往西,聽說上坡也不多,一路在海拔3000-3600公尺間上上下下,我們打算當天來回,看天氣與時間能走多遠是多遠。一早天氣極佳,早餐後我們興致沖沖出門,馬上遇到車發不動的難題,大概是昨晚太冷,引擎凍了整夜,試了好久才發動,之後都有點不敢熄火。一開始擔心半路發不動,好在日出後氣溫升高,一路上都沒什麼問題。

 

騎出列城不久,遠處一座小山丘從平地而起,丘頂依稀一座古樸佛寺建築矗立,衝著它不可忽視的存在感,我們逕直騎了過去。穿過象徵著大門的牌坊,沿崖邊騎上,爬行的落差不高卻也令人繃緊神經,小心繞過地上散落的小石子。便到了寺院底的階梯。門牌上寫著:Spituk Gompa。

 

寺院規模頗大,經過了物美價廉的寺內小茶店後,是座小而美的轉經筒,幾棟相連的寺院建築門扉大敞,建築格局方正,卻時不時在意料之外出現迴廊小道,我們幸運進到了有佛龕的小經殿,經過盛開的嫣紅,順著小木梯到了屋頂,從這個相對高的小山丘頂,稍稍前後挪動,視線便能穿過寺院塔頂,見到山河連幅的展望。
Spituk Gompa 一隅
Spituk Gompa山河展望
一條小徑從寺院外一路沿著山丘脊往上,我們在路上還遇到了印度一家三口,媽媽似乎高山症發作,頭暈又有些喘不過氣,我們稍微問候提醒,她便決定留在原地坐著休息。小徑的盡頭是位在最高處的經殿,印象中正在整修,穿過經殿,小路徑延伸到了山頂一大片空地,一度令人聯想到了天葬場,不過應該不是,整齊的磚地和末端的佛像,這裡該是一處集會場所吧,況且似乎沒聽過拉達克有天葬?
Spituk Gompa山頂平台
再出發後,先是與河並行,枯木與黃綠葉子映照在美麗的河上,一眼瞥過欣喜不已,還來不及細看,作為駕駛的我就錯過了這段風景。之後行在荒漠中,不時感受到摩托車的吃力,一上坡就缺氧,有時明明是下坡速度也沒變快,但這不知盡頭的道路,處處充滿光與影的驚喜,身後的摯友一路相伴,兩人的身影成為了天地中僅有一次的風景。一段彎坡後,我們進入河谷,路有些陡,有些險,我們放慢速度,就怕滑的太快直接衝入河谷。這裡讓我想起那年入藏的路,那段被匿稱為「天路七十二拐」的公路,直衝兩千米至怒江谷底,在那之前的業拉山啞口回望邦達鎮,仍是我見過最美的風景。
三叉口

河谷底有一條往Zanskar的岔路,Zanskar是我一直想拜訪的河谷,聽說有著不能錯過的健行路線,和古老國度的傳說,也在數個人類學家的紀錄片中出現過,可惜這次又要錯過了,我們跟著印度河的流向,往西邊的主要幹道續行,經過了Nimmoo和Basgo兩個村莊後,肚餓的我們在Likir的岔路口小休。

 

一間孤獨到不行的小雜貨店就在這個路口,老闆是個印度典型面孔的年輕人,來自其他城市,很享受一年在這裡幾個月的單獨日子,吃了拉達克最不可錯過的Maggie泡麵加蛋後。時已下午兩點,我們希望可以到Alchi,但不確定是否來得及回程,畢竟下午有變天的可能,因此決定先往Likir出發。

 

這段河谷路也沒想像中的近,尤其是配備一台催不太動的摩托車的時候XD 抵達Likir Gompa寺廟時,雲層已從山的背後升起,往谷地中移動,且有變厚的趨勢。我們快速地走過像是遺世獨立的村子,順時針的繞過以紅白黑為主色調的藏傳寺院,如願見到了地標性的Maitreya佛像(未來佛、彌勒佛)。迄今為止在拉達克拜訪過的寺廟雖不算多,但似乎有個很明顯的特色—Maitreya總是被特別彰顯,在Tikse, 在Diskit, 在眼前的Likir,Maitreya佛像巨大又華麗。這似乎和西藏前後弘期之間,往西方移動的王室系統特別尊崇此佛有關?
高聳的Maitreya佛像
Likir Gompa一隅

 

離開時已經下午三點,厚厚的雲層似有變多的趨勢,而返程路遙,我們決定不去所有在地人一致推薦的Alchi。一路騎回列城,中間倒是經過了一個很像休息站的地方,其實是一個宗教聖地—Gurudwara Pathar Sahib,是錫克教聖地,由印度軍人維護,由於進去參觀要脫鞋過水,我也不是很確定那水乾不乾淨,便在外面等候,介紹牌上寫了聖人Guru Nanak在此地收服了作惡的惡魔的故事,傳說惡魔從山邊推下大石想砸死靜坐中的Guru,沒想到大石一碰到Guru就變成熱蠟般柔軟,印出了Guru的身體形狀,惡魔氣憤的一腳踢上石頭更印出了它的腳印。留著身形與腳印的石頭就供奉在這裡。

 

我們本想至少一遊Stok Kangri山下的Stok村莊,往列城東邊騎到有許多西藏難民的Choglamsar時,卻發現往Stok的大橋正在整修中,要到下一座橋,可有一大段要繞,但時近六點,我們便決定折返回列城。以為過兩天從班公措回來時可以在順道拜訪小布達拉宮Tikse和Shey古王宮,沒想到之後時間不足,就此失之交臂。

 

租了摩托車候機動性大增,我也有機會探訪那些去年因為嫌遠,沒有去到的列城內景點。我們回列城後就前往一兩處當地人推薦的景點,比如宛如階梯型金字塔的Tisseru Stupa,和拉達克其他建築物沒有一點相似性,就像憑空出現一樣。關於它的記載不多,重門深鎖,也無緣一探內部結構。在好奇中,我們離開這謎一般的地方,前往寺廟Sankar Gompa。
冷門景點Tisseru Stupa
這座寺廟隱藏在列城北邊的樹林裡,緊鄰著當地人家。寺廟格局像碉堡,外圍矗立著數個守衛般的佛塔,蒼白略顯斑駁的樓牆從四面夾起中心的廣場,三兩僧人各司其職,一種寧靜之感升起,彷彿這座寺院一直都是這樣。
Sankar Gompa一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