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Trip To Himalaya 5 (2019)

列城的最後一晚,在旅行社大姊推薦的市中心平價餐廳Wok Tibetan Kitchen約了正好也在列城的Ken。17年在印度登山訓練時,初出茅廬的我們被配對成了繩伴,在喜馬拉雅山上將生命交給對方。多年前一趟拉達克旅行牽引他進入旅遊業,在競爭激烈的孟買開闢了一條明媚的創業之路,並在眾多業務中對拉達克情有獨鍾。根據他的說法,最大的好處除了放假來時可以白住白吃外,還能盡情健行。此行之前也和他討論過一起上Stok Kangri的可能性,他有些心急,因為聽說明年(2020)開始Stok Kangri就要封山禁止遊客了。不過我們另有計畫,他也因為天氣和人力原因取消健行。倒是他將眼光放到了Kang Yatze,一座這幾年剛開始發展的Trekking peak。黑暗中他陪我們走回旅館,老闆見到他一臉驚喜,留下他喝了杯茶後才道再見,或許明年在Kang Yatze。(現在2020都要過完,看來是不太可能了啦。)

 

隔天早晨,我特地起了個早,想在去機場前,去去年遇見Asgar的小茶館吃早餐。那幾間並排的小茶館長相實在太接近,我甚至也不確定到底是在哪一間遇見Asgar,或許他本人也是每天隨意選一間?我也隨意選了一間有著粉紅色塗裝的小店坐下,奶茶、馕餅、煎蛋,實在沒有太大的區別。也許因為人事已非,沒有在這次重溫中得到什麼特別的感受,像是吃速食一樣草草結束。
與Asgar相遇的列城小茶店
面餅、煎蛋與奶茶,寒冷喜馬拉雅中的唯一所求。
回到旅館便打包往機場去,這次雖然停留不到五天,但一反懶散旅遊的習慣,和摯友充實無比的度過每一刻。想去的該去的都去了,了無遺憾,卻還是意猶未盡。停留的時間不長,還有很多地方想去,還有很多人還沒認識,數不完的登山路線尚未探索。下次再回來總要待個兩三個月吧,好幾條有趣的長程路線和山峰,冰河盡頭、大河邊的山丘、楊柳垂下的田野…這裡很有潛力成為我的久居之地阿!

 

飛機飛越了喜馬拉雅山,從西藏高原到了喜瑪拉雅南麓,繼續飛回到了南亞平原區。預算考量,我們沒有直接飛達蘭薩拉,而是回到了新德里,準備搭晚上的巴士前往達蘭薩拉。像多年來的習慣一樣,一到新德里,就是直接搭捷運到北邊的西藏村Majnu ka tila。這裡是除了是市中心觀光區外,我最熟悉的新德里。

 

Vidhan Sabha捷運站下車、一人10盧比的共乘嘟嘟車、坐著乞丐的天橋、鄰近入口的髒亂和蒼蠅、小廟旁的laphing、狹小巷道兩側賣著各種生活雜貨、一排精品咖啡廳對面是一排搭著帆布的西藏食品攤,青稞粉、茶葉、各種奶製品和中國進口的食品….這個小社區幾年來變化不大。我也像自帶程式一樣,把摯友帶到了我當年在這裡吃的第一間餐館Ama restaurant,這裡的Ama Special Thukpa還是一樣好吃,粉粉的湯頭不知道是加了椰漿還是牛奶,味道極佳。昇勇敢嘗試了American Chopsuey,可惜味道就是番茄醬,卻發現了cp值很高的清雞湯(clear chicken soup)跟momo。

 

距離晚上七點半的夜車還有一段時間,我們找了間咖啡廳待著,喝著濃醇的Lassi,透明窗外突然下起了大雨,攤販們急忙收拾東西。兩個世界一鏡之隔,在印度不是少見的場景。雨一會又停,像是從沒下過一樣。Ken幫我們訂的Bedi公司的巴士,座椅舒適價格合理,少見的是擦得乾乾淨淨的大片窗戶,窗外的新德里,夜間的五光十色對比著不亮的路燈,街道上擠滿了車子和行人,喇叭聲的尖銳被窗戶阻隔,推著蔬菜推車的大叔,騎著人力腳踏車在馬路上爭道的少年,路邊一搓一搓不知道為什麼聚集的路人…突然飄起了雨,昇說窗外就像撥放著高清電影一樣。

 

巴士逐漸駛離市區,閉上眼睛,明天就到達蘭薩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