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 Trip To Himalaya 5 (2019)

上次離開時,我以為我不會再來達蘭薩拉。曾經在這裡的日子值得一生留戀,再次造訪不免感覺滄海桑田人事已非。不是不願意回來,而是自覺沒有勇氣回來。不知是淡忘了當初的感覺,還是因為有摯友相伴,又或是不捨得摯友錯過這個我擁有深刻回憶的地方,回過神來時,巴士已經駛進了達蘭薩拉的終點站。

 

幾年前私人大巴都會直接駛達蘭薩拉山上的McLeod Ganj—真正的藏人聚居地、流亡政府大本營,直到近期因為交通安全考量,大巴才禁止上山。我以前搭的是邦政府的公共交通,只開到山下的公車站,這次難得坐豪華巴士,卻仍是錯過了直達McLeod Ganj 的禮遇。

 

久違了達蘭薩啦!
熟門熟路領著摯友搭上往McLeod Ganj 的共乘吉普車,沿著山路吉普蜿蜒而上,都快暈車了才抵達。10、20盧比的車資,我當年還捨不得花。旅館休整後,昇留下休息兼工作,我則獨自出門。一別數年,再次走上McLeod Ganj的街道。沿著斜坡而上,路旁一個個攤位上,藏服大媽陳列著秋冬配件,藏人大叔們喝著熱茶彼此交談,他們的身影與面孔我都熟悉,雖然至今一個也不認識,但只要他們仍穿著藏服,用藏語交談,於我便有說不出的親切。我心深處曾有的回憶,在西藏、在尼泊爾、在喜馬拉雅一切的際遇,濃縮到他們的形象上,(L3)眼裡是對面的雪山與經幡,耳裡是呢喃般的誦經聲,臉頰上是喜馬拉雅秋季的清冷微風,彷彿聞到了酥油茶的油香,唾液分泌,我已等不及來杯酥油茶。

 

回旅館接國昇後出發吃午餐。路旁隱藏的黑色鐵梯通往的是Black Tent Cafe,稍有文青風格又不拘謹的空間裡,大多是喝茶閒聊的僧侶或藏人。Black tent是游牧的藏人用髦牛或羊毛做的黑色帳篷,出現在印度的達蘭薩拉大概隱含著印度藏人對祖傳生活的嚮往或懷念,不論如何,出色的氛圍和餐點已讓Black Tent成為此地的藏人交流站之一,我最初發現這裡也是藏人學生約我來的。

 

除了西式餐點外,他們有一種特殊的麵條,像條狀的麵疙瘩,和我過去在青海湖邊吃到的回族手工麵條有八分像,不過black Tent的更好吃,尤其是炒麵的作法,不過這道餐點的名字複雜得我從來沒記住。還有一款Black tent tea,是我曾經在尼泊爾Boudhanath周邊市集看過得蓋碗茶,茶料包裡包含了茶葉、菊花、紅棗、桂圓、枸杞等,還有一大塊冰糖。滾水沖下,看著冰糖慢慢融化,茶葉混和著陳年果香,這是除了酥油茶以外我最喜歡的西藏體驗*。
達蘭薩拉美食之一,Black Tent的藏式炒麵
飯後和昇散步到位在Bhagsu的瀑布,悠閒得彷彿短居在此,畢竟達蘭薩拉這樣不大的地方,我可是排了三個整天在這裡。印度遊客在瀑布下玩水,人多的不太能好好拍照,我們沒留多久便循小徑下山。之後從Bhagsu村莊走上Dharamkot,中間經過了以前打造飾品的尼泊爾工匠的作坊。 當年他以高超技藝,依設計圖幫我完成了「舉世無雙」的藏服胸針。記得我每日下課都來監工,隨時給予意見,完成的那天傍晚,他捧著那美得能跟日月爭光的胸針,開心的跟我抱在一起。我想那也是他一生中極具魅力的作品之一。尼泊爾工匠不在他的工作坊,幾天後我從友人口中聽聞他過世了。

 

在整個斜坡上延伸的Bhagsu村莊,有數個有名的瑜珈中心和按摩療癒中心,搭配地中海飲食、全植物餐廳和歐式麵包,讓這成為了很有特色的外國人聚居區,特別是以色列人,路旁的店家也常見希伯來字母寫的廣告。

 

Dharamkot延伸的稜線是通往Triund Hill—一個適合郊遊露營的山脖子草原—的路徑。不過時間已晚,我們不打算過去,而是從Dharamkot背面的松林小徑下山,我曾在這條小徑上,暴風雨的轟隆聲中,在地上看到令人意外的、彷彿異世界的沙漠中走傳送門(最近巫師玩太多)來的生物—一隻黑色蠍子。牠在小徑中間,像戰士一樣揮舞著小夾子,是在挑戰暴風雨嗎?

 

小徑的盡頭連接著McLeod Ganj的廣場,盡頭前的斜坡上有一間台灣餐廳,忘記是不是台灣人開的,但餐單上有台灣料理。我們在這裡意外和一個台灣女生併桌,和他一行的多國籍人士是來參加數天後在Bir舉辦的「入世佛教大會」。

 

飯後沿著熟悉的街道往下,很快到了俗稱「大昭寺」的Kalachakra temple,寺廟二樓參訪一圈,遠遠看見一個穿著藏服的小女童的背影,還想著「怎麼這麼可愛?」下一秒就看到牽著他手的爸爸不就是Tibet World的創辦人Yeshi?!那女孩不就是今年在友人婚禮有一面之緣的小「玫朵」?我驚喜的喊出他的名字,不過顯然他完全不記得我,看著我像怪叔叔一樣,還好有爸爸在身邊可以緊緊牽著手XD

 

轉頭發現Ilisa也在!一家人來大昭寺散步,我們幸運巧遇,不只和我們分享能治我偏頭痛的藏醫院的金牌藏醫,還開心約了隔天晚餐。能遇見他們這一天也算是完滿了吧。

 

*維基百科上叫做「八寶蓋碗茶」,盛行寧夏、青海、四川,裡頭還包含葡萄乾,似乎是回族特有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