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赫魯訓練日記(1)

這次在尼赫魯訓練機構(Nehru Institute of Mountaineering, NIM)上的是基礎攀登訓練(Basic Mountaineering course, BMC),事實上我有點不確定會上什麼,網路上找不到詳細的課程資訊,我也不知道尼赫魯機構的風評如何,只大約了解是半個軍方控制的機構,這點讓我對訓練的強度有點擔憂,我並不愛越級挑戰,除此之外也討厭制度化的群體生活。

不過總之,來來回回猶豫後我終究是到了NIM。才第一天,開幕都還沒,早上六點半就得爬起來晨間訓練,從NIM所在的小山頭跑下山,沿路做著奇怪的動作,雙手舉高的跑,像僵屍一樣雙手平舉的跑,邊跳邊跑,再來個匍匐前進,突然又停下來伏地挺身…花樣百出,本來有點壓力的心情,整個被搞笑的動作沖淡,邊跑邊笑。幸好跑下山後是用走的回來,不然真的累到很崩潰,不過最後一段石階要雙腳跳,也離崩潰不遠。跑完集合在草地,有個長得頗英俊,臉龐莫名親切的大叔級教練開始帶肌力訓練,但體格真不是蓋的,看著他暴力的手指伏地挺身…幸好身旁同學紛紛倒地,我一點也不孤單。

緊接著晨間訓練的環境介紹
緊接著晨間訓練的環境介紹

第一天的開幕典禮上,總教練、副校長等人一一致詞,但用的是印度語,我聽不懂又得聚精會神的樣子,直到忽然禮堂一片肅穆,學員與長官們都挺起背脊,雙手握拳搭在膝上,目光向前不斜視─這是在印度對上級長官出現前禮儀,不確定特別是在軍中如此,或是在一般學校上課也這樣。總之之後每次上課,教練走進前5秒大家都要擺出這個姿勢,教練也不會讓人等太久,很快會說一句:「Aram se.」,大家就又放鬆如常。「Aram se」大概是「放輕鬆」、「慢點」的意思,訓練時有人不小心踩不穩快跌倒時,大家也會說上這句。這句在印度出現頻率之高,大街上過馬路、人擠人時都很常聽到。個人覺得非常好用的口語,字音的組成使出口的時候不會有急迫的感覺,在劍拔弩張的時候很有安撫效果。

總之肅穆之後,帶著圓頂毛帽、留著八字鬍、步履穩健適意的男子走進禮堂,他是NIM校長─上校Ajay Kothiyal,一位在訓練中出現頻率之低,但每次都收穫眾多仰慕之心的人物。重點是,他一開口就是英語啊!

他的英語字正腔圓,節奏掌握的又好,鷹眼般銳利的眸子不帶情緒,卻平和的令人有種儒雅之感。他一開口,就是問候我這「唯一」的外國人,總共50多個學員,除了2個名義上是新加坡身分的印度人,只有我一個真真切切不懂印度語的「外國人」。上校Ajay說因為學員關係,很抱歉接下來要用印度語報告,邀請我之後再去他辦公室喝茶。

開幕致詞過後,大家到室外各自成團喝茶聊天,上校Ajay一團團的問候教練跟學員,他一貫嚴肅的神情,卻是認真誠摯,偶爾的微笑又謙和有度,一路過關斬將,收穫了不少「芳心」。我對他特別邀我喝茶這件事有些猜想,暗等著他過來,果然他見我就問:「你怎麼會認識ITBP的人?」

                                                                                                       

ITBP,印度-西藏邊界警察(Indo-Tibetan Border Police)的縮寫,是印度一支專門保衛印度-西藏邊界的警衛隊。一周前我在曼日寺,僧侶好友急叩我,說他昨天才跟我提過的,來自ITBP,爬過4次聖母峰的登山家好友今天居然正好來找他,興沖沖的介紹我們認識。10分鐘的會面,登山家和我提及自己過去的登山經歷,並告訴我,若是在NIM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打給他,他正好有NIM裡人的手機號碼。我當下請他幫我問問我到底是否有報名成功,因寄出報名信件後就一直沒有回音,我也不確定去是不去。

沒想到隔天我就收到NIM的確認信…

直到上校Ajay問我,我才知道,登山家手裡「剛好」有的NIM的電話,居然就是上校Ajay的手機號碼……我直到我訓練結束,到了新德里,很之後才意外知道,登山家名字前的頭銜代表著什麼…這就是後話了。

我和上校Ajay的第一次會面就此揭過,上校Ajay並沒有和我交談太久。從眾人的眼色看來,他是備受景仰的人物,還有人等著他移駕一一關心。

自從上校Ajay對我發出了喝茶邀請之後,我收穫了不少旁人的羨慕,但這茶要怎麼去喝?我很疑惑。自從德國人Christiane和我分享她對「文化差異」的小心翼翼之後,我對跨文化的眉眉角角越發上心,也不是真的在意,但因為有趣。總之我這天一直在想著。上校Ajay說可以找他喝茶,是禮貌地說呢,還是真有此意?如果真有此意,那我應該主動去約他,還是等他來約我?對上級要主動約呢,還是顧慮他比較忙得等他有空約我?當我認識Deep之後,便提出這個問題,他覺得是有此意,而我可以等,也可以主動去找。可惜最後行程太滿,實在太忙根本沒甚麼個人時間去約,也沒等到通知之類,私人茶會就不了了之,這大概是在NIM難得的憾事。

開幕完緊接著第一堂課─認識裝備,也是我錯愕的開始,因為上課中,99.2%都是印度語,剩餘的0.8%是我聽得懂的英文單詞,但夾在印度語句中,一點用都沒有!看著教練從拿出我熟悉的裝備,背包、雨套、睡袋睡墊….到一串串攀岩用品,到根本看不懂的器械一樣樣解釋….我當下只覺得生無可戀。還記得報名簡介上那句:「英文授課,輔以印度語。」是我看錯了嗎?

第一堂令人錯愕的認識裝備課

我趕忙錄音錄影,希望下課能請同學幫忙翻譯。一下課,想問授課的教練,他只說,上課慢慢就會知道了啦,到時要是還不會再去問他。我臉上不禁三條線,不容易逮到了總教練,問他授課語言,他笑著說一半一半啦。結果這「99.2%的印度語」整整錯愕了我接下來28天。

這天早晨我們也依據某種我聽不懂的規則分成了12繩(組),我在第5繩,繩上共有5個人,下午分繩輪流去領裝備和身體檢查。裝備很新,品質也不錯,有甚麼問題都能馬上更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唯一的外國人,丟發裝備的時候都會又特別給我看起來比較新一點的。本來有點擔心身體檢查,不知道有多詳細,會不會被挑出甚麼不為人知的缺陷退訓,結果根本只有量血壓跟身高體重啊!差點忘了這裡是印度。Never Worry!

裝備─許多都是NIM跟大廠合作特別訂製!
裝備─許多都是NIM跟大廠合作特別訂製!
Deep幫忙我們檢查裝備。Ken身上是穿著NIM的紅色特製防風套裝。
Deep幫忙我們檢查裝備。Ken身上是穿著NIM的紅色特製防風套裝。

晚飯前是電影時間,正片前播放前全體肅立,先放了一支影片,濃濃的印度片風格有點爆笑,後來才知道是正經的國歌,想起幼時似乎也有這種看電影前要唱國歌的規定。

當時看了兩部片,一部是關於7位印度女軍官登上珠穆朗瑪峰的紀錄片,拍的挺好看的,值得推薦,另一部是關於校長上校Ajay的個人紀錄片,紀錄2013年這附近水災時,NIM派出的搜山救援,以及上校親自勘災,指揮救援,更在水災後協助重建的故事,那一臉軍人氣息裡暗藏的人文素養果然不單純!看完整個變迷弟,甚至那支女軍官的7人隊伍也是校長親自領軍的!歡迎觀賞影片跟我一起入坑!

 

印度女軍官登上聖母峰紀錄

當時在NIM看的是Discovery的紀錄片,拍得比較好,找的到的可以看看。

 

校長!!!  ↓